風花雪月剪心情

關於部落格
一個單身熟女的生活
  • 1151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做個才人真絕代,可憐薄命做君王——談李煜

王國維的《人間詞話》曾評論道:『詞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。故生於深宮之中,長於婦人之手,是後主為君所短處,亦即為詞人所長處。』或許就因為他不是個長於謀略的君王,所以經歷了國破家亡,所以才能寫出眼界開闊、感慨深長的絕妙之詞。

李煜詞風,可以分為三個階段:第一是描繪宮中的奢華及風花雪月,第二是體現其極度憂愁的心情,第三是他被軟禁時所寫的感慨亡國傷痛的詞,這也是其詞成就最高的時候,但不久後,他便撒手人寰了。早期李煜寫的香豔詞,個人並不喜歡,或許也寫得好,但讀來總覺失了幾分含蓄的韻味。但從宋太祖發兵進攻南唐以後,直到後主遭到軟禁,他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,深切地領悟了亡國之痛,他的詞風開始轉變了,詞中融入真實的情感,更能打動人心,也成為一代詞宗。

李後主的詞,我個人最為喜愛的,便是這首《浪淘沙》。

外雨潺潺,春意闌珊;羅衾不耐五更寒。夢裏不知身是客,一晌貪歡。

        獨自莫憑欄,無限江山,別時容易見時難!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。

上闕以倒敘手法呈現,事件順序應該是由一晌貪歡而夢醒,醒覺五更淒寒,接下來失眠聽雨聲,感到春意闌珊,然而經由後主將順序重新一安排,詞意卻是更加妙趣橫生。

起始兩句由戶外寫起,點出暮春景象,春雨綿綿,平添無數愁緒。傷春之後,表面上寫的是後主擁綢被,抵擋不住寒氣,但實際上應是表達他內心的悲涼與淒苦。到最後兩句——也是我最愛的兩句,點出後主醒來前其實做了一個夢,一個回到過去的夢,在夢裡,他不是階下囚,在夢裡,他還是那個逍遙快樂的君王。

但,那只是在夢裡啊!由清醒之後來回顧夢境,更覺夢的可笑,更讓讀者品味到其中濃濃的自嘲與悲慨。他是在嘲諷自己,明明是個俘虜,卻做了這樣荒謬的夢,竟妄想回到過去?過去,已經回不去了啊!

由上闕的自嘲,再到下闕的自誡,其無奈之意更明顯,也更令人為之神傷。『無限江山,別時容易見時難。』匆匆一別之後,也再沒有回歸的希望了,如今自己又該歸向何處呢?是天上,還是人間?

下闕的最後兩句歷來評論家看法歧異,各有所見,有人說是『春歸何處』的意思,有人以為是比較過去和現在的生活宛如天上人間,我卻傾向唐圭璋先生的說法:『水流盡矣,花落盡矣,春歸去矣,而人亦將亡矣。將四種了語,併合一處作結,肝腸斷絕,遺恨千古。』這最後兩句,或許正是李後主的絕筆吧!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